《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撰文写道了国足近几年实力下滑两大因素,分别是四年半周期频繁换帅,以及三年疫情对我国足球水平的巨大冲击。

中国男足国家队以有史以来的最差成绩结束2023亚洲杯征程后已经回国解散,但争议仍在继续。从上届亚洲杯8强到这届的历史最差,折射与暴露出来的恐怕正是过去四年半中国足球所有遭遇的缩影。

任何一支队伍的建设都有“周期”的问题,国家队更是如此,参加大赛不只是检验竞技水平,更是对过去一个周期中各项工作的全方位检测和评估。如今再回头看,2019年1月份里皮率队折戟于亚洲杯1/4决赛,从那一刻开始中国足球某种程度上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全方位混乱。

输给伊朗队的当晚,中国男足国家队的管理权就已不再隶属于中国足协,而是由更高一级管理部门专门成立的工作小组直接全面接管。这个工作组的几位领导也提前赶到了阿布扎比,交接工作在中国队的下榻酒店连夜展开。中国足协历史上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尴尬:中国男足国家队作为最重要的“龙头”工作,管理权限却跟中国足协无关,中国足协下属的国家队管理部门只负责后勤保障工作。但是一旦国家队出现问题,中国足协必须要承担全部责任!

这之后,国家队的管理权几经更迭:从更高管理部门专门成立的工作组又回到中国足协,然后又重新由更高一级管理部门专门成立的另外的领导小组直接指挥和过问国家队的各项工作。这期间,不仅国家队的集训人员需要上报审核,甚至连出场比赛的首发11人都需要向领导小组负责人报告请示。当然,最后国家队的管理权限又重新划归中国足协。管理模式如此反反复复变化了五次之多,恐怕在世界足坛也是史无前例。

管理权限变更的标志性产物,是这个周期中国家队换帅频率创下史上之最!从里皮下课到卡纳瓦罗临时挂帅,从请回里皮再到银狐二度辞职由李铁继任,从李霄鹏被钦点再到近一年时间无人挂帅,直至2023年2月中旬敲定扬科维奇从99年龄段亚运队升任国家队主教练。四年一个周期,加上本届亚洲杯因故延期的半年,中国队在4年半的时间先后更换了五位主教练。扬科维奇上任10个月后率国足折戟多哈,遭遇了13次征战亚洲杯以来的最惨失败。

当中国队在本届亚洲杯三场比赛中屡屡面对绝佳良机却无法将球送入对方球门时,记者在比赛现场曾感慨:这不是要“惩罚”中国足球本身,而是要“惩罚”过去一个周期中瞎折腾的中国足球管理者!这四年半的周期中中国足球的全方位混乱,正是相关管理层的胡乱指挥和瞎折腾埋下了苦种,注定了2023亚洲杯最终结出恶果。这绝不是足球人不努力,绝不是不是球员教练不尽心的问题。

曾在中超上海申花俱乐部效力过的世界级球星德罗巴,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就曾这样概括他在中国效力的感受,“中国人对足球的认识就是今天找来11个人,明天就去拿冠军。”这极为形象地点破了国内相当一部分人对足球运动的认知。一支球队的打造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但我们都缺乏足够的耐心,更不愿意给球队和教练时间。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说久久为功,但我们的管理部门和管理者们一直就不愿意静下来心来扎扎实实做事,总是想着自己的任期内快速见效,总以为自己的思路与办法或许就是灵丹妙药。这一次亚洲杯,再一次折射出中国足球当前所处的现实,因为问题未必是足球本身。

此番亚洲杯中国队排名24支球队的第18位,与其说中国队的水平排在亚洲第18位,不如说是我们的管理理念、模式和水准是排在亚洲第18位!如果中国足球不回归足球的本身,这次亚洲杯的成绩未必真就是史上最差。

在中国队创下史上最差成绩时,不管是老国脚还是老教练,一个普遍的声音是中国足球的确是技战术水平在下滑,但绝不至于差到这样的程度。的确我们在技战术方面有差距,就像韦世豪在中卡战赛后所直说的那样“别人都在进步”。但是在中国足球处于史上最为混乱的管理时期再加上腐败等一系列问题,让中国足球很难有提升的同时,我们必须还要看到另外一个现实,即三年疫情对中国足球所造成的冲击和影响,在本届亚洲杯上全面地叠现出来了。

足球是一项极为开放的运动,也必须要以开放的姿态去面对,国际交流更不可或缺,只有不断地交流、热身和比赛才能检验出水平的高下和提升与否。当我们在努力回避和忘却三年疫情给社会各个层面所带来的冲击和伤害之时,不能否认的事对中国足球所造成的巨大负面影响也是真实存在的。从上表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过去三年来中国足球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从2020年到2022年,除了必须要参加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4场)和12强赛(10场)这总共14场比赛之外,中国男足国家队没有参加过哪怕一场正式的国际A级比赛。但是在同一时期,身边的对手们又呈现出了怎样的场景?

以本届亚洲杯上与中国队同组的卡塔尔队为例,他们在同期这三年共参加了44场国际A级赛。而且借助主办2022年世界杯的机会,卡塔尔队不仅参加了世预赛欧洲区一个小组的比赛,还前往中北美洲参加金杯赛,前往南美参加美洲杯,这些全都是质量极高的比赛。这期间虽然曾遭遇过0比5这样的大比分失利,但卡塔尔足协始终没有动摇过与高手过招的决心和信心,球员们恰恰就是在这一系列的惨败中逐渐成长起来。

而日本、韩国、沙特、伊朗等这些亚洲传统强队,包括中国国内普遍公认进步较快的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球队,同期三年间参加的国际A级赛场次也都在30场左右。也就是说,一支国家队一年至少确保有10场左右的国际A级赛,是一个起码的要求。

当我们提及某位球员时,经常会说到他代表国家队的出场次数,这个数据代表其经历和荣耀,更代表着国际赛事的经验。球员一方面在俱乐部中参加联赛或者俱乐部洲际赛事,另一方面也代表国家队参赛,等到参加亚洲杯这种洲际大赛时,才能在相应的平台上展现出自己更为真实的水准。

但是疫情这三年,中国球员不仅没有积累这总国际赛事的经验,甚至就连征战亚冠联赛也是以青年军和预备队去随便应付。中超联赛改为赛会制,某种程度上其实与自娱自乐没有分别。各方公认的联赛技战术水平下降幅度惊人,比赛节奏和对抗等已经远远无法和目前亚洲平均水平相比,“养生球”这样的说法就是最好的概括。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至2023年扬科维奇接手后,国足才得以开始安排热身,并且在过去一年间参加了10场国际A级赛,数量上至少与其他亚洲球队接近了,达到了平均水准。我们总有些人认为邀请缅甸、巴勒斯坦这样的对手太弱、意义不大,可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在三年没有参加过国际比赛的情况下,首先要让球员知道并亲身体验到如今的国际比赛和日常踢的中超联赛已经完全是两个概念和节奏,然后在自身逐步提升的情况下,再逐步去升级所邀请的对手,逐步与高手过招,这样的做法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必须看到从上届亚洲杯到本届赛事,亚洲各队都是用四年一个周期的时间(或者说是四年半更合适)进行完整备战,而中国队则是用一年(严格说是10个月)的时间去备战。中国足球原本底子就弱就不扎实,让中国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去完成别人四年里完成的工作量,还要去超越对手甚至战胜对手,常识下基本没有可能,也不符合基本规律。

如果仔细分析本届亚洲杯上国脚们的表现,很明显会发现在去年下半年征战过2023-24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的谢鹏飞、韦世豪、刘洋等人的情况是稍微正常一些,或者说基本发挥出了水准。我们更应该看到,征战这次亚洲杯的26人中有10人代表国家队的出场次数是个位数,而除了个别的像张琳芃、武磊、吴曦代表国家队出场达到八九十场或满百场的之外,球队其实很缺少像颜骏凌这样代表国家队出场在50次上下的球员,也就是征战过一些国际A级赛、相对有些经验的球员,因为剩下的球员都是刚刚达到两位数但尚未满20次的。但如果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些球员在过去三年中是可以有人通过国际比赛提升不少经验和出场数的,而疫情进一步耽误了一些人的成长。接下来国家队将面临世预赛,也根本不太可能给球员以锻炼的机会,只能继续在实战中提升。

这也是本届亚洲杯上所呈现出的现象,在过去的一个周期中中国队下滑如此之快,而对手却让我们觉得进步如此之大。三年疫情的客观现实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重要要素,或者说是加速了这种差距的拉大。固然球队自身在备战、比赛中有需要总结之处,但更要看到疫情之于中国足球各方面所产生的影响,我们也不该忽略这种深刻的影响。

这次马德兴说的真是一点毛病没有,怎么那么多人喷疫情,真是跟二傻子没区别,一点理解能力都没有。人家说一个是足协管理混乱4年换了5次管理权,一个是三年一共打了10场a极比赛,严重少于其他亚洲国家,导致国足成绩下降,说的完全正确啊。你现在足协的管理不还是一坨屎吗?说实话如果没有足协,兴许还能踢的内容好一点,足协过度干预国家队,百害而无一利。第二点就是高水平比赛过于少的问题。说的更没毛病,国足现在属于人又菜,还不愿意锻炼。当然这不是球员的问题,就是足协管理的问题。新上任的这位主席尽然在一个月前说,中国青训最大的问题是练的太少。这一句话就说明他有多不懂球。有几个五大联赛的球员是靠练基本功练出来的?没有高水平的比赛,再好的基本功也就只能玩花式足球。没有高水平高节奏强对抗的国际比赛做支撑,整天闭门造车,放心吧,将来输缅甸都是有可能的,足协应该彻底大换血似的改革和裁撤。

我觉得没毛病,可以看看韦世豪,刘洋,两个颇有代表性的中生代球员,这俩都是在二十三四岁时候就已经具备了可以稳定入选国家队并代表国家队出战对外比赛的“尖子生”,但是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吧,迄今为止,他俩代表国家队征战A级赛事的场次都将将不满30场,而这两名球员,今年已经29岁了😅😅。可以说,在最好的年纪里,为国出战无门,经验和技术能力的提升,从何谈起。

换帅也改变不了国足的现状可能换帅只是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希望又有什么办法呢?球迷足协还会看好扬托维奇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